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疆福彩18选7开奖号

一个法律人的观察与思考:自由、理性、求真

 
 
 
 
 
 

孔德峰︱郑州城管抽梯事件的法律分析

2018-1-28 16:54:34 阅读217 评论0 282018/01 Jan28

引子

事件概述

媒体‘’误导‘’

法律分析

后续

结语

引子

23日,郑州航空港区一名广告牌安装工人在执法人员将施工用梯子带走后,从三楼顶部顺着绳索滑下楼时不慎坠亡。郑州航空港区综合执法局回应称,初步处理决定对几位执法人员免职、停职处理并配合警方调查。

事件发生后,媒体纷纷关注了事件,均作了内容上大同小异的报道和评论,其基本的观点是认为城管从现场抽走暂扣梯子的行为导致了一名施工人员坠楼死亡,一些法律专家还声称城管人员构成过失杀人罪 (过失致人死亡)。对此,孔律师不敢予以苟同,故撰写此文,并预测此文一旦发表,将受到舆论拍砖。

事件概述

整合媒体报道,基本事件如下:

23日,郑州市航空港区新港大道客运站北50米处,两名广告牌安装工在一企业三楼顶安装户外广告。后因属违规施工,郑州航空港区综合执法局执法人员令两人将广告牌拆除,并将施工使用的三轮车和梯子从现场带走暂扣。一名施工人员从三楼顶部顺着绳子向下滑时不慎坠落,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经查,两名施工人员系湘鑫图文广告老板刘某的雇员,其中死者欧某是其店里广告牌安装工人,31岁,湖南新化县炉观镇青山乡人,自2017年以来一直在其店里打工。事发前几天,鑫港校车服务有限公司一名吴姓负责人找到她,称要制作广告牌,安装在附近不远一座三层建筑楼顶。广告牌共10个字,需在楼顶焊接铁架后将钛金字安装上去,收费3000余元。23日早10时,欧某及另一个员工出发安装,下午16时30分,欧某给湘

作者  | 2018-1-28 16:54:34 | 阅读(217) |评论(0) | 阅读全文>>

夫妻共同债务认定的法律适用之辨

2017-7-2 20:16:27 阅读953 评论0 22017/07 July2

夫妻共同债务认定的法律适用之辨

——与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商榷

引言

关于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进行的负债,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我国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进行了明确的规定,在该条规定没有被修改或者废除之前,司法机关是否有权抛开上述规定,另行确立判定标准,这是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

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的(2015)内民一终字第00132号民事判决书,在上述司法解释二第24条之外,认为认定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应考虑负债意思、负债受益等因素,来综合判定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个人名义负债是否构成夫妻共同债务。对此,笔者持不同意见。故撰写本文,与法律同仁们进行讨论。

基本案情

1、2011年3月11日郭和平天丽公司公司与郭和平签订《借款协议》,约定天丽公司借款41613643.50元给郭和平,用于取得明和阳光置业公司在金阳明苑小区开发建设项目中213.4033亩土地的整理权,郭和平收到该款项后,负责与明和阳光置业公司及有关部门洽商,将该块土地的整理权转让到天丽公司指定的公司名下,土地确权到项目公司,天丽公司出借郭和平的41613643.50元借款折抵天丽公司应向郭和平支付的前期土地整理费,如该宗土地于2011年年底前最后二次挂牌流拍或项目公司未摘牌,该借款郭和平应于该次挂牌流拍或者项目公司未摘牌之日起15日内返还天丽公司,逾期未还应承担违约责任。

2、另查,上述拟取得的金阳明苑项目,系郭和平、天丽公司、王东拟共同投资的建设项目,其中郭和平占项目股份40%,王东占30

作者  新疆福彩18选7开奖号| 2017-7-2 20:16:27 | 阅读(953)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一则法制新闻亮瞎我的眼睛,惊煞了我的脑仁:乖乖,这公安机关、检察院办案人员的智商得有多奇葩呀!

这则来自《厦门日报》(11月11日)新闻的内容是这样的:

正在家里睡觉的黄某某发现有小偷到自己家里偷家禽,便起身追出门外。而小偷怕被抓住,就不顾下雨路滑,在马路上狂奔。无奈黄某某还是追上了小偷,在抓住小偷衣袖的时候,小偷用力挣脱,身体失去平衡摔倒在地,致脑颅损伤,经抢救无效死亡。

于是漳浦县公安机关就将这事儿作为刑事案件处理了,不过不是因为小偷涉嫌犯罪,而是追赶小偷的黄某某涉嫌犯罪了。够奇葩吧!更奇葩的是,漳浦县检察院还挺支持工作公安机关的工作,认为黄某某应当预见到雨天路滑追赶小偷并拉扯可能造成摔倒受伤的结果,其行为构成了过失致人死亡罪。我滴个乖乖,这帽子可真够吓人的呀!

不过,作为一名非常正常的社会人,我特别想问一句:漳浦县的公安呀,检察呀,你是小偷的亲戚吗?咋替小偷想得这么周到呢?漳浦县的公安呀,检察呀,你是来自星星的那个谁谁吗?你的思维好奇葩耶!

我是学法律的,不过在这个问题上,我真的不好意思给你谈法律了。法律本来应该是高智商的工作,可是漳浦县的警察哥、检察哥,生生把法律恶搞成了无底线的智障者干的事儿了。我要告诉你们的是,不能把法律学成智障者的游戏,法律上的过失性判断,本质上是一个社会常识的判断,学法律本来是越学越聪明,你们可不能学得连基本的社会的常识,都没有了吧?

在抓小偷这件事儿上,什么是社会常识?社会常识就是,小偷跑了,我去抓小偷是没错的,下雨路滑,要是小偷怕摔着,第一,他不应该去偷,第二

作者  | 2016-11-13 18:48:43 | 阅读(918) |评论(1) | 阅读全文>>

当网约车撞上户籍之墙

2016-10-9 9:51:57 阅读908 评论0 92016/10 Oct9

作者:孔德峰

一、北京网约车规定的户籍条款

昨日(2016年10月8日)北京发布《北京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实施细则(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说是征求意见稿,其实了解政府立法规则的人,大概都知道,其中的主要条款是不可更改的了。这其中我推断就包括有关驾驶员户籍的规定,即征求意见稿的第八条,该条第一项即规定在本市申请《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的驾驶员,应当具有本市户籍。

二、滴滴的呼吁

征求意见稿一出,即引发社会强烈争议,滴滴出行在第一时间向相关部门发出商榷意见,呼吁修改户籍限制条款。滴滴重点分析了户籍条款(一同提出的还有车辆限制条款)所产生的消极社会后果,其要点为:限制了营运人员和营运车辆的进入;影响了社会就业;增加消费者成本;不符合国家新经济政策等。

三、北交委的回复

针对社会对于户籍限制条款的质疑,北京市交通委也在第一时间给出回复(可见户籍条款是北京市官方必须坚持的),毫不掩饰的披露了征求意见稿户籍条款的立法目的:设置户籍门槛的目的是为了限制北京人口无序增长,也就是筑起北京限制外地人口进入的防火墙。

四、被忽视的法律原则

审视滴滴出行反对户籍限制的意见和北京市交通委力挺户籍限制的意见(这里需要指出的是,滴滴出行作为社会主体发表对于立法的意见,是其正当权利的行使,而北京交通委作为政府机关,本应是相关立法的中立方,在立法征求社会意见阶段,亲自出面为立法辩护,是不符合现代立法规则的),其所运用的论证逻辑是相同的,即功利原则。也就是从不同利益主体的角

作者  | 2016-10-9 9:51:57 | 阅读(908) |评论(0) | 阅读全文>>

我的遗体谁做主

2016-9-20 16:44:59 阅读869 评论2 202016/09 Sept20

序:为什么写这篇短文

因为一直信奉老祖宗孔先圣的话“未知生,焉知死”,所以,我这个人对于死后是升天堂,还是下地狱,一直是不太在乎的。不过,暂时我还没有进步到,把自己的身体视同于一个皮囊,一旦生命没有了,便可以任由别人处置的境界。所以,看了一则妻子发扬大公无私的精神,把猝死的丈夫器官捐献出来,救死扶伤的故事,我还是觉得有点突兀了。而查阅法律规定的结果发现,原来我们每个人要是一不留神,还是真有死后被道德高尚的妻子、儿女,捐出去的危险。感慨之余,觉得有些话要说了。

一、一则我不感动的小旧闻

其实,这算是一则旧闻了,因为媒体的报道的这则故事是发生在两天之前了。

故事大概是这样的:42岁的广东韶关仁化男子黄林明(做装修散工),中秋节前突发脑出血,因抢救无效进入脑死亡状态。为了纪念丈夫,在广州打工的妻子刘女士,携三个未成年子女,含泪做出捐献器官的决定。

原本计划捐献器官手术安排在9月17日上午,然而,当天早上,在为他吸痰时,医生发现他竟然在咳嗽。这种异常现象引起医生的警惕,器官捐献手术的程序立即被中止,院方马上重新进行了会诊。然而,一度的病情波动,并没有带来亲人期盼的“生命奇迹”。9月18日中午,黄林明走完42岁的人生,留下患有糖尿病的妻子和最大15岁、最小12岁的三个儿女。12岁的小女儿无法接受这一切,哭着哀求“医生再救救我爸爸”。

最终,深明大义的妻子兑现诺言,为丈夫完成“助人到最后一刻”的遗愿。黄林明不幸去世,捐献出一个肝脏、一对肾脏、一对眼角膜,将令3人重获新生,2人重见光明。

可能是

作者  | 2016-9-20 16:44:59 | 阅读(869) |评论(2) | 阅读全文>>

对不起,我无法帮你规避“违法风险”  

2016-9-13 10:38:04 阅读3566 评论4 132016/09 Sept13

作者:孔德峰

一、引言:法律风险防范是什么高级玩意?

企业法律风险防范,是这几年部分新潮律师在向企业推销法律服务时,使用的比较多的一个噱头。这部分律师刻意强调自己法律服务的特别性,突出自己能够为企业规避多少风险,创造多少价值等。我之所以称,这是个噱头,是因为不管这些律师说得如何高深、如何专业。但是一旦去做实际工作,还是律师正常法律服务的内容,比如为初创的企业起草公司成立协议,拟定公司章程;为已经运作的企业提供内部劳动合同文本、起草对外交易合同,注意发现合同履行中出现的问题,及时提供法律咨询等。说到底,律师为企业所做的,也就从法律要求的角度,去为企业的每一项决策,提供合法性审查,完善交易的法律形式,指导企业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开展相关业务。这样,一方面通过详尽的预先设计,尽可能为可能出现的问题,准备好解决的方案,一旦出现问题,做到有据可依;另一方面告诉企业经营者那些行为是法律允许的,那些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避免企业经营者踩上法律的雷区。

但是也有部分企业经营者出于对于法律服务的误解,把法律服务当成是为其不诚信行为,甚至是违法行为提供法律庇护。可以通过律师的法律服务,达到违法、损人,而不承担法律后果的目的。而一些业务能力不高,或者法律人格有问题的律师,也以能够提供所谓规避法律规定的“专业”服务,来投其所好。这样的结果,实际上是把这部分企业者引到了法律的歧途。

过去俗语常说庸医杀人,现在我要告诉你,“庸律”也会杀人。

二、两个所谓“规避”法律的故事

大概是几年前的事儿,一个民办培训机构的办公室主任联系我

作者  | 2016-9-13 10:38:04 | 阅读(3566) |评论(4) | 阅读全文>>

律师出庭的四个忌讳

2016-9-10 15:59:59 阅读847 评论2 102016/09 Sept10

律师就是打官司的,这个看法虽然有些偏颇,但是也基本概括出了律师的最基本的职业特点。尽管现在实务中有所谓诉讼律师和非诉律师的区别,但是客观的说,即便是作为非诉律师,如果没有必要的诉讼经历,其业务素养也是有所欠缺的。更不要说在英美法系国家如果不是出庭律师,就算不上是真正的大律师。

大多数律师都是打过官司的,但并非所有的律师对于如何诉讼,都有正确的认识。老百姓看惯了法制电视剧,常常认为法庭就是唇枪舌剑,而部分律师也乐于在法庭上炫耀自己的把辩才无碍。在笔者看来,这里面存在着对于律师如何出庭的错误理解,作为一名长期从事诉讼业务的律师,笔者虽然不敢妄称经验丰富,也毕竟在各级法院都打过官司,十年律师生涯,最高人民法院审理的案件统计起来,也有过二十几件了吧。所以,我计划系统的分专题谈谈我对于律师出庭的一些看法,今天就先从律师出庭的一些错误认识、错误做法谈起吧,我归纳为四个忌讳。

一忌对开庭目的认识错误。

为什么要开庭?开庭就是要去讲道理,就是要用道理去说服法官,支持自己的主张。作为律师,不管你是代理原告,还是被告,都要记住,作出裁判的是法官。所以,你说理的对象,就是法官。通俗的说,律师开庭,实际上是一次针对法官的语言公关活动,就是要让法官能听进去你的话,理解你的话,最后采纳你的话。所以,凡是不以法官为对象,不以说服法官为目的的开庭,都不是真正的开庭。一些律师对这个通俗的道理,也理解打不透。把开庭当成了战场,把“打官司”的“打”字发挥到了极致,与对方“打”,与法官“打”,“打”的斗志昂扬,“打”得痛快淋漓,但是却“打”错了方向,这是律师开庭的第一大忌讳!

作者  | 2016-9-10 15:59:59 | 阅读(847) |评论(2) | 阅读全文>>

郭德纲能收回“云”字艺名吗?  

2016-9-6 10:27:07 阅读34973 评论69 62016/09 Sept6

诗曰:红尘从来有故事,娱乐圈里是非多。那边“宝马”大战无结局,这边张导后院又起火。当然,德云社作为素来出故事的地方,这会儿自然也不甘寂寞了:先是郭德纲在微博上,高调宣言要清理门户,并发挥一贯的郭氏含沙射影、夹棍带棒的语言风格,称“另有曾用云字名者二人,欺天灭祖悖逆人伦,逢难变节卖师求荣,恶言构陷意狠心毒,似此寡廉鲜耻令人发指,为警效尤,夺回艺名逐出师门。”而据媒体解读,这二位被“逐出师门,夺回艺名”的“曾用云字名者二人”,就是指的曹云金、何云伟。随后曹云金不甘示弱,在微博上发表六千字长文,历数从2002年以来,自己与师父郭德纲的14年恩怨,并在长文最后,果断拒绝郭德纲的“夺回艺名”之论:对不起,这个云字,我就是不还给你!

俗话说得好,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艺人互撕,无外乎名利,法律人却要对于涉及到的法律问题说个明白,这也是一种病吧!那么今天,我们就来讨论下郭德纲的这个“夺回艺名”,在法律上能不能成立吧。

首先,艺名,也是“名”。是用来区分此人非彼人的一个标识,就像产品上贴个商标,大致的功能是差不多的。而且对于一些名艺人来说,由于艺名常用,而真名不常用,最后大家将这个人和其他人区别称呼的,通常就是这个艺名,而非真名了。比如六小龄童,知道其真名的,大概不多了。其次,既然艺名,也是“名”,在法律上,就属于姓名权法律规定调整的范围。所以,对于艺名能否收回的讨论,其实就是姓名权的法律范畴了。这个对于法律人大概不是个疑难问题了。

关于姓名权,我国《民法通则》第99条规定:“公民享有姓名权,有权决定、使用和依照规定改变自己的姓名,禁止他人干涉、盗用

作者  | 2016-9-6 10:27:07 | 阅读(34973) |评论(69) | 阅读全文>>

我们都需要一个作为普通人的安全感

2016-9-4 22:42:08 阅读868 评论1 42016/09 Sept4

2016年8月30日下午,在河北省的馆陶县,一位女子走进了该县巡特警大队的院子,在这里她喝下了自带的剧毒农药,次日在医院抢救无效死亡。据媒体称,这位女子,姓韩,系当地某商城的一位经营户。她的自杀源于一年之前发生在她身上的“尴尬事”:2015年7月这位韩姓女子在路边车上与一位男性亲热时,被该县巡逻的巡特警大队人员盘查,并被拍了下不雅视频。我们不清楚,后来该县公安局是怎么处理这件事的,但是当时被拍下的不雅视频,却莫名其妙的流传到了网上。我们当然可以想象,这个事件的女当事人在这个小县城的熟人社会里,会遭遇怎样的屈辱。但是我们仍无法知道,对于这个事件当地公安局作了怎样的处理!最终的结果是,这位韩姓女子在巡特警大队的院子里,采取了最惨烈的抗争方式:以死抗争。

尽管我们得到的只是碎片化的事件报道,但是在事件中,涉事警察的违法行为,是确定无疑的。我们不清楚这位自杀的女子,和那位情况不明的男子是什么关系,我们似乎也无须追究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因为说到底,这是个道德问题。不是警方执法干预的对象,警方更无权采取拍照行为。而不管基于故意还是过失,导致不雅照在网络上流传,并导致事件当事人自杀的恶劣后果,警方更是难辞其咎,而且这已经不仅是一般的违规行为,而是可能涉嫌刑事犯罪了。

但是面对警方的违法行为,竟然仍有一些转移话题,试图弱化警方责任的“怪话”在网络上“游荡”。怪话之一便是,这不过是个案,是少数警察的违规行为。其实,这是个很荒唐的逻辑,因为事件的发生总是呈现为个案,如果总是以少数人的行为,回避客观面临的问题的话,这就可以成为替并不孤立的违法行为辩护的万能理由了。怪话之二

作者  | 2016-9-4 22:42:08 | 阅读(868) |评论(1) | 阅读全文>>

我对“中国版”诉辩交易制度的几点担忧  

2016-8-30 21:16:41 阅读5605 评论12 302016/08 Aug30

作者:孔德峰

在今天(8月29日)上午召开的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将《关于授权在部分地区开展刑事案件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试点工作的决定(草案)》(以下称草案)提请审议。如无意外出现,上述草案经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后,将在北京、天津、上海等18个城市开展试点工作。

根据草案规定,我国刑事案件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大致轮廓是:对于基层法院管辖的可能判处3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案件,犯罪嫌疑人、刑事被告人自愿如实供述自己罪行,对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同意检察院量刑建议并签署具结书的,可依法从宽处理。对于上述案件人民法院可适用速裁程序,由审判员独任审判,不进行法庭调查、法庭辩论,当庭宣判。该草案还明确,对于认罪认罚案件,法院判决时一般应采纳检察院指控的罪名和量刑建议。

对于上述草案确定的认罪认罚从宽处罚程序,法学界一般称之为“中国版”诉辩交易制度。称之为“诉辩交易”,是因为该制度系对发源于美国的诉辩交易制度的移植和借鉴;称之为“中国版”,是因为它在范围、适用对象、程序等方面,具有一些“中国特色”。对于该“中国版”诉辩交易制度,国内学术界,主要是刑诉法学界,大概是有很高的评价的,也是部分学者力推的。而根据周强院长在全国人大常委会所做的草案说明,该制度试点的价值在于:其一,及时有效惩罚犯罪、维护社会稳定的需要;其二,落实宽严相济刑事政策,加强人权司法保障的需要;其三,优化司法资源配置,提升司法公正效率的需要。

不过我个人出于对于中国现实司法环境的感受,还是认为,对于这份“中国版”的诉辩交易制度,还是有

作者  | 2016-8-30 21:16:41 | 阅读(5605) |评论(12) | 阅读全文>>

白银变态系列杀人案远未一锤定音

2016-8-29 12:07:55 阅读1002 评论1 292016/08 Aug29

作者:孔德峰

今年(2016年)8月12日,澎湃新闻网报道称,从甘肃警方获悉,公安部要求甘肃警方重新启动对于白银系列连环杀人案的侦查工作。这个发生在白银市的系列杀人案件在公安部编号为805,民间一般俗称白银变态连环杀人案,是指从1988年至2002年,在甘肃省白银市城区,连续发生 9名女性陆续在家中被残忍杀害,作案手法高度雷同,警方确认,案件系同一人所为(本案被甘肃警方侦破后,上述系列杀人案范围扩展内蒙古自治区的包头市,受害人增加到11名)。

距离该报道仅15日,也就是两天前,8月27日央视新闻网令人振奋的报道了该案被甘肃警方侦破的消息,报道称:“8月26日,经公安机关连续奋战,涉嫌1988年5月至2002年2月在甘肃白银及内蒙古包头两地实施强奸杀人作案11起,杀死11人的犯罪嫌疑人高承勇(男,52岁),在白银市被公安机关成功抓获。经初审,高某对其所犯罪行供认不讳,部督白银8?05系列强奸杀人残害女性案历时28年成功告破。”

随后各个媒体争先报道与这一案件的相关新闻,短短两天时间,可以在网上搜索的媒体不同报道就多达17篇。这些报道从嫌烦高承勇的人生经历写起,涉及到对于高承勇妻子、儿子的采访,高承勇邻居、同事的回忆,涉及到几个典型犯罪事件的描述,还涉及到高承勇的一些花边新闻,比如喜欢跳舞之类。可谓深度报道,丰富多彩!一篇媒体关于案件蜂拥而上的报道之后,在公众舆论眼里,该系列杀人案已经高破,高承勇就是制造这一系列凶残、变态杀人案件的真凶,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儿。媒体的跟踪报道显示,高承勇的儿子也接受了其父亲杀人的事实,当地许多高承勇的本家亲戚也称,高承勇的所作所为在让他们感到震惊的同时,更是多了几分难堪,认为这是“令宗族蒙羞”的大坏事。

作者  | 2016-8-29 12:07:55 | 阅读(1002) |评论(1) | 阅读全文>>

作者:孔德峰

昨日(8月24日)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的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东北虎伤人事件,又出现新的进展。由延庆区安全监管局牵头,由延庆区监察局、总工会、延庆公安分局、人力社保局、园林绿化局、旅游委等有关部门组成,并邀请区人民检察院派员参加,联合成立的“7?23”东北虎致游客伤亡事故调查组,对于该事件是否构成安全生产责任事故,作出结论。

调查组对事件原因作出如下认定:一是赵某未遵守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猛兽区严禁下车的规定,对园区相关管理人员和其他游客的警示未予理会,擅自下车,导致其被虎攻击受伤。二是周某见女儿被虎拖走后,救女心切,未遵守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猛兽区严禁下车的规定,施救措施不当,导致其被虎攻击死亡。

调查组认为,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在事发前进行了口头告知,发放了“六严禁”告知单,与赵某签订了《自驾车入园游览车损责任协议书》,猛兽区游览沿途设置了明显的警示牌和指示牌,事发后工作开展有序,及时进行了现场处置和救援,因此,“7?23”东北虎致游客伤亡事件不属于生产安全责任事故。

综合解读上述调查组出具的报告,可以看出在“7.23”东北虎伤人事件中,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对于被害人的伤亡事故本身,不存在过错。相反,受害人的伤亡事故,系两受害人不遵守相关规则所致。但是对于上述调查报告结论,作为受害人一方并不满意,据媒体报道称,受害者家属称,调查报告在减轻园方责任。而调查组成员之一、延庆区安监局党组副书记尤长存也透露,“目前政府部门工作算阶段性完成,下一步希望促成双方圆满解决赔偿问题”。看来“7.23”东北虎伤人事件未来有走向在政府有关部门的调解下,通过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的赔偿,走向是非不分,和气生财的大结局!

作者  | 2016-8-25 21:00:22 | 阅读(21811) |评论(86) | 阅读全文>>

村民送“不作为”锦旗被刑拘?过了!  

2016-8-20 11:02:54 阅读11190 评论66 202016/08 Aug20

作者:孔德峰

昨日媒体(彭拜新闻网8月19日)报道了一件听起来颇有些奇葩的事儿!

四川绵阳三台县百顷镇人冯勇军因给三台县百顷镇党委政府、三台县环保局送“不作为”锦旗被刑事拘留。据媒体报道,冯勇军一行共9个人,“刚到县城拿着锦旗没走几步”就被警方抓获。冯勇军被刑事拘留,另外8名村民全被释放回家。

又据三台县公安局宣传工作室工作人员19日对澎湃新闻表示,“我们公安机关认为,他的人数、规模以及其他行为是游行示威的行为,这种行为未申请,违反了游行示威法以及相关规定。”

不得不说,如果上述媒体对于“送锦旗事件”的报道属实,那么,三台县公安局所谓的“我们公安机关认为”,确实是认为的错了,对于“送锦旗”的冯勇军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确实是“过了”,而且涉嫌滥用职权了!

关于我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六条规定的“非法集会、游行示威罪”,法条规定是这样的:“举行集会、游行、示威,未依照法律规定申请或者申请未获许可,或者未按照主管机关许可的起止时间、地点、路线进行,又拒不服从解散命令,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对集会、游行、示威的负责人和直接责任人员,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依据上述规定,构成非法游行示威,需要具备以下三个重要的关键条件:

首先,要有游行示威行为。所谓“游行示威”,按照通行的语言使用习惯解释,是指在公共道路、露天公共场所列队行进,共同表达意愿的活动。也就是游行者是通过游行行为表达意愿,意愿蕴含于游行行为本身。但是在本新闻事件中,冯勇军等9名村民的目的是要“送不作为锦旗”给

作者  | 2016-8-20 11:02:54 | 阅读(11190) |评论(66)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北京市 海淀区

 发消息  写留言

 
法学博士,律师,社会评论人。如联系本人,可在博客留言,并留下你的联系方式。也可以发我邮箱:zfdxkong@新疆福彩18选7开奖号 www.lvlt.com.cn。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归档

 
 
数据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